印刷 名片 东门 查看内容

深圳东门这个地方,终于要拆迁了

2019-4-26 20:34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855| 评论: 0

摘要: 深圳东门这个地方,终于要拆迁了来源:深圳百事通在深圳待过有些年份的人,应该都知道东门菜市场。它是深圳最大的菜市场,也是罗湖最老的菜市场,曾经繁荣一时,白天水泄不通,夜晚灯火通明。那时候,从市场门口到旁 ...
深圳东门这个地方,终于要拆迁了
来源:深圳百事通 
在深圳待过有些年份的人,应该都知道东门菜市场。
它是深圳最大的菜市场,也是罗湖最老的菜市场,曾经繁荣一时,白天水泄不通,夜晚灯火通明。

那时候,从市场门口到旁边的湖贝路,常常停满了大货车,许多香港人专门过关来到东门菜市场,批发菜品,运回香港。

随着香港回归到祖国,来大陆采购人流量渐渐变少,昔日繁华的东门菜市场黯然失色,但它依然是老深圳人眼中的“菜篮子”。
如今,在风风雨雨中陪伴深圳人走了34年的东门菜市场,要拆了...

3月中旬,东门菜市场管理处发布通知:一、二层合同到2018年12月底到期,不再续签,管理方将收回经营场地并拆除,所有商户将在月底前搬离。

虽然早在两三年前,就有消息传出,湖贝东门市场要拆除,但迟迟未提上日程。没想到撤场的这一天来得猝不及防,大家还没好好地告别,就说再见了!

曾经人流来来往往的东门菜市场门口,只剩下冷冰冰的铁皮围挡。围挡外依旧车水马龙,围挡内菜市场里的时间,仿佛被静止了。

走进这个残缺破败的东门菜市场,有人嫌弃它“脏”,但它却是上一代人“梦”开始的地方。
大家从老家来到深圳,起早贪黑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经营着这个摊子。就是靠着这半米高的摊子,养活了一家几口人。

但现在,许多摊位已经被拆除,留下废墟一片,唯有贴在墙上的支付二维码,静静诉说着这个菜市场曾经的繁荣。

于许多商户而言,东门菜市场不仅是一个交易场所,更是一种为生活拼搏的记忆。
有人在这个市场里,从翩翩少年走向而立之年;还有人把摊子传承给后一代人,让他们延续着老一辈人的勤劳与坚持,在这座城市里站稳脚跟。

而对于市民来说,它也不只是买菜的地方,更像是个老朋友。我们曾在这里和卖菜的小贩讨价还价,叮嘱卖鱼的大叔把鱼杀干净点,和卖蔬菜的阿姨聊家常...
原来热闹的街景,如今再也看不到了。


铁皮围挡旁边的杂货铺和粮油店,是这场“迁徙大军”中最后的坚守。
因为市场搬迁生意冷清,油粮店的老板趴在柜台上睡得正熟;而杂货铺的老板,守在摊前,看着街道的人来人往,时不时笑着和路过的熟人打招呼。

杂货铺的老板是个潮汕人,20出头时就和老乡来深圳打拼,因为很多老乡在湖贝这一块做生意 ,她自己也开起了小小杂货铺,卖绿豆饼、花生酥、芝麻软糖、猪耳朵等特产。

十多年前,女儿在深圳呱呱坠地。那时候是市场里最繁忙时期,老板一边带女儿一边看铺。现在,女儿长大能帮忙看铺了,却要搬走了...“我女儿在附近学校读书,我们的店只能搬在周边,找到的话很快就要搬走了。”老板一边整理摊子,一边说着。

这些年来,附近的店铺不停在变化。这家只有几平米的店铺,就像生根了一样,坚守了18年,见证着街道的繁荣更迭,见证老板从妙龄女孩成为中年妈妈,见证女儿从嗷嗷待哺的婴儿,成长为青春少女。

由于搬迁有些突然,习惯了菜市场陪伴的人们,还是会一步一步踏上曾通往菜市场二楼的阶梯。四十岁的阿叔、六十岁的大姐、二十几岁的年轻情侣...每个人从楼梯走下来时,脸上都带着失落的神情。

“大姐,这个东门菜市场关门了吗?”“对啊,搬迁了”老板坐凳子上站起来,带着顾客走到街道,详细地向她指引“你往前走点,那里有个新市场。”

开了三十多年的市场,即使以前嫌弃过它满地菜叶子、污水横流,让人无法抬脚...但当它消失的那一刻 ,总是让人感觉有些不习惯。

新东门菜市场,在旧市场的前行100处,原来新一佳的位置。橙色的装潢,崭新的金色招牌,干净的地面...无疑让人心情更明亮。

走在这个新菜市场,清新的感觉扑面而来。各种海鲜活禽、瓜果蔬菜摆放井井有条,摊位干净整洁。一楼卖海鲜、淡水鱼、冻品;二楼卖蔬菜、面食咸菜;三楼卖猪鸭牛羊和水果。

卖草药的老板在也是从旧东门市场搬来的商户,十五六岁的时候就跟随着南下打工潮来到深圳,至今在这座城市已经打拼了29年,虽然不是广东人,粤语却很流利。
几平米的小店铺,放满各了种凉茶草药。车前草、鱼腥草、石斛、艾草、三七...数量都不多,但却是老板连夜去拿的货,为了拿货每天忙到凌晨两三点。

年纪40多岁的老板,经历了三代东门菜市场的变迁,见证着菜市场从青涩到成熟再到衰落。
“以前东门菜市场是个铁皮棚,一到下雨天就滴滴答答。”没顾客的时候,老就坐在椅子和我聊起过往。“后来85年的时候,菜市场真正建起来,铁皮棚才拆除,正式搬进东门菜市场...没想到现在又搬来这边了”

一下午里,凉茶草药店里的顾客寥寥无几。以前在东门菜市场刚建起来那几年,生意很火,许多香港做凉茶铺生意的人,都会到这里来批发草药。
“那时候一天能批发两三千斤,现在做的是街坊生意,买的量少,盈利微博,这种草药店不好生存啦...”老板无奈地说道。

在其它摊位上,有人忙着给顾客称量、有人终于能停下来吃上一口饭、有人坐在档口小憩、有人笑意盈盈有人满脸愁容...偶尔遇见熟悉的老板,他会停下手里的活,跟你打打招呼:"来啦,5块钱一斤,便宜卖给你。"
这一切,好象都和旧东门菜市场一样,可好像又有哪里不一样。

从东门菜市场通往新菜市场的路上,湖贝村旧改正进行得热火朝天。或许在不久的某一天,这个破旧的菜市场,也会响起轰隆隆挖掘机的声音,将两代人的回忆夷为平地。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